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是难道,就是事实。

    傅崇河青着一张脸,无情冷哼:“这种女人,爬一爬深行的床也就算了,还妄想生下龙太子?简直是做梦!”

    傅可可:“……”

    不是幻听?不是幻听?居然不是幻听?

    太过震惊,傅可可忍不住又盯住了乐向晚平平的小腹,只觉得,怎么看也不像是有孩子的啊……

    正觉不可思议,傅崇河这时又不耐地吼着女儿:“可可,你还愣着干嘛?你现在就给我去找晨溪过来。”

    老实说,傅可可确实不怎么喜欢乐向晚,但这并不是因为乐向晚做了什么坏事,而是因为之前因为乐向晚的原因,大哥和爸爸和自己之间都产生了极大的隔阂。

    她从小就敬重的大哥,现在居然也会为了一个女人而跟家里对着干。

    虽说这并不算是什么好事,可这样的大哥却让傅可可觉得有‘人’气,所以,就算不喜欢乐向晚,她也并不想为难她什么。

    但父亲现在把人叫来不说,还强行扣着让自己去找贺晨 溪……

    贺晨溪可是妇产科的,找她是要干什么,傅可可心知肚明。

    所以这时傅可可也有点慌:“爸,您要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这孩子不能留,必须做掉。”

    “大哥知道吗?”

    傅可可倒抽一口冷气,但脑子却转得很快:“再怎么说这也是大哥的孩子,他不同意,我们不能这么做的。”

    既然把人弄来了,傅崇河就不打算放过乐向晚。

    可女儿的脾气他也很清楚,太有原则的丫头是不会做对不起她大哥的事情的,所以这时傅崇河也说谎了:“他当然知道了,就是他让我替他处理的。”

    只这一句,傅可可呆了:“怎么可能……”

    紧张之余,傅可可下意识地侧眸,却见原本被两个保镖按着的乐向晚在听到这话之后,也彻底失去了挣扎的动力。

    而且那眼神,看得她都觉得心疼……

    大家都是女人,傅可可多多少少也能理解乐向晚的心情。所以这时,忍不住又觉得她很可怜。

    很想帮她再说两句,可傅崇河却更生气吼了起来:“为什么不可能,难道你以为你大哥会允许傅崇望的女儿生下我们傅家的孙子?他又不是个没长脑子的。”

    傅可可:“……”

    “还发什么愣,还不快去叫晨溪?”

    “可是爸……”

    傅可可似乎还想再劝,可傅崇河却完全不听,甚至放话道:“你去不去?不去我自己去……”

    “爸,您别下来,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匆匆走出父亲的病房,傅可可一边走,一边跑,可人到了妇产科那边她却怎么也再迈不动步。

    其实她也明白的,乐向晚的孩子真的不能留,就算她和大哥没有血缘,可毕竟有那么多复杂的关系牵扯在里面。

    可是,那毕竟是大哥的孩子,是自己的亲侄子啊!

    而且,乐向晚被塞着嘴的样子实在让她有些不忍心,无论如何,这个孩子还不受大家的欢迎,可他的妈妈是想要他的啊!

    而且,就算父亲说了这是大哥的意思,可傅可可还是有些怀疑。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