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想到他一个还没当爹的男人带孩子的样子,宁馨雪就忍不住笑:“你又想坑耿于怀吗?”

    “什么坑他,这是给他机会练手好吗?以后,他不要生孩子的吗?”

    虽然,这也是事实,只是宁馨雪还是有点同情耿于怀,还说:“可是,这种机会他怕是不想要的。”

    “这可不由他。”

    确实,他是老板他说了算,而且,耿于怀那个人虽然带孩子没什么经验,但她家儿子却是个天才宝宝。只要一套积木,就能自已玩上一天,可以说是再好带不过了。

    所以,交给他应该也没什么。

    只是,心里虽是这么想的,可她还是半开玩笑地:“行了,那你就用你的霸总之气,强行把咱们儿子塞给他吧!”

    “遵命,夫人……”

    很快就给耿于怀下了命令,他接到电话时果然有些不情愿,但孩子送到后,他虽还是没什么高兴的表情,可他的太太,现在的郭经理却开心得要死。

    甚至主动扔下了自已全部的工作,过来陪孩子看。

    看着小郭那么喜欢孩子的样子,宁馨雪终于放心地跟着冷靳寒去了傅深行所在的医院。

    到之前,虽也一直在猜测情况是不是和傅家老爸有关,可没想到在医院里看到的却是除了傅可可和乐向晚一起并排并地打点滴的样子。

    这种情况下,冷靳寒当着人什么也没问,只拉了他至一僻静处。

    人是傅深行叫来了,他自然有话讲,所以前前后后,全部全部都说给了冷靳寒俩口子听。

    只是听着听着,宁馨雪的表情就变了:“所以呢?你就答应了那么荒谬的要求?”

    “我没有答应,我只是一时糊涂听了我妈的建议,想骗一骗我爸……”

    说到这里,他做儿子的心情也是复杂不已:“他……身体不好,也撑不了几年了,反正孩子晚两年要也没什么,所以……”

    这种心情,冷靳寒也曾有过。

    毕竟,当初他和宁馨雪遇事之时,老爷子也一直生着病。所以,他看着现在的傅深行,就跟看着当初的自已一样。

    虽说也同情,但同样也不解:“如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为什么不告诉她?”

    “你也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了,如果我提前告诉她,她不就得提前受这种刺激了?”

    这一点,宁馨雪却听得不太认可:“你确定她现在受刺激的原因,只是因为你的决定?而不是因为你一直在骗她?”

    闻声,傅深行立刻辩解道:“我没有骗她,只是有事情没跟她说而已。”

    “强词夺理,偷换概念。”

    毫不留情的批评着他,宁馨雪以一个女人的立场道:“你们男人就喜欢这样,明明错的,还不肯承认,还要给自已找理由说什么不是骗……”

    听着老婆吧啦吧啦一大堆,都是在说男人的不是,男人的不好。一边躺枪的冷靳寒终于出声抗议了:“冷太太,他做错了事情,请不要迁怒于我好吗?”

    “不是迁怒,是因为你以前也这么蠢过,不记得了吗?”

    “呃……”

    这个……他还真没办法反驳,所以,只好闭嘴了。

    同情地看了一眼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